| 网站首页 | 娱乐八卦 | 美腿丝袜 | 恋足文章 | 美腿视频 | 下载专区 | 
被丝袜女孩征服
该死的鬼天气。”阿成站在阳台上恶狠狠地骂着。
阿成今年31岁,依旧独身一人,并不是因为相貌,也不是因为经济问题。他在一家外资企业工作,收入很可观,而且自己还有一套房,自身条件也不错,只是阿成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从小就对女人的脚感兴趣,喜欢被女孩虐待。上小学时,由于身体单薄,经常被邻居家的女孩(比他年长一岁)欺负,那个女孩非常容易地就把他摔倒在地,然后用脚踏在他的胸脯上,他抓着女孩的脚笑着,每当这时,女孩就从他的手里抽出脚,然后踩在他的脖子上,并逐渐日用力,阿成脸憋的通红,就伸手去抓女孩的脚,但由于力气太小,根本抬不起来女孩的脚,就在他感到眼前一片漆黑时,女孩适时地抬起脚,他开始大口地喘气,女孩很自然地把鞋尖插进他的嘴里,并不停地扭动,而阿成并不感到痛苦,相反却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因此他俩经常一起玩。直到初中毕业,他俩一直在一个班,他俩单独在一起时,女孩从没自己系过鞋带,都是由阿成代劳。冬天他经常在雪地里翻滚,而女孩站在旁边有时用脚踩着他,有时让他当马骑在他的背上,而他则快乐地在雪地上爬着。夏天到来的时候,他俩经常去河边,女孩抬脚把拖鞋甩进河里,然后命令阿成在规定时间内用嘴去叼出来,不知是有意还是真的动作慢,每次他都不能按时完成,这时女孩就罚他跪在河边,并用嘴为女孩穿上拖鞋,而女孩的小脚还不停地晃动,当阿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为女孩穿好拖鞋后,不等他抬起头,女孩抬起小脚把他的头踩进水里,过一会再抬起脚,然后再用力踩下去,反复十几次,最后阿成总是要喝几口河里的脏水,女孩抬起脚后,阿成抬起头剧烈地咳嗽着,而女孩则在旁边咯咯笑着,他也跟着嘿嘿傻笑。到了初二后,虽然阿成长的比女孩强壮的多,她也很难摔倒阿成,但阿成对女孩的崇拜感却越来越深,女孩往往用一个眼神,或者一个手势,他就会顺从地躺在地上,如果女孩高兴,就用鞋底在阿成的脸上和胸脯上轻轻的踩来踩去;如果她生气了,就把阿成踢的满地乱滚,有时甚至踢的他鼻青脸肿,而阿成不但不生气,反而还去哄女孩,直到她笑了为止。阿成和女孩在一起度过了非常快乐的时光,可惜好景不长,初中毕业后,女孩随着她的父母搬到了外地,开始他俩还通过几封信,后来阿成的家也迁到了新居,再加上学习紧张,(阿成也写过几封信,但都因查无此人而被退回)从此他俩就失去了联系,他和女孩在一起的几年里,阿成随着年龄的增长,阿成对女孩脚的崇拜感越来越深,他买了很多女袜,在夜深人静时用来发泄自己。在单位上班时,遇到女同事谈论新买的鞋时,他总是不失时机地凑过去夸奖几句,同时借机仔细观察她们的脚,由于他掩饰的很好,所以至今也没人发现他的秘密。阿成最喜欢过夏天,每到休息,他就蹲在路边的树荫下,观察大街上女人的脚,心中就会得到极大的满足,而今天一场雨搅了他的好事。阿成回到了卧室,胡乱翻着时装杂志,不一会就迷迷糊糊睡着了。阿成醒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他伸了伸懒腰爬起身,匆匆吃口饭,穿上衣服走出了家门。
外边的空气很凉爽,有点湿漉漉的感觉,阿成蹲在马路边,目不转睛地盯着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脚,由于刚下过雨,地上也有点泥泞,有的地方还有积水,很多人穿着雨靴,但赤足穿凉鞋和拖鞋的女人也不少,阿成尽情地享受着,就在他感到十分满足时,一双穿着银色高根拖鞋的小脚走了过来,这双脚绝对超不过码,脚趾上涂着红色的指甲油,右脚的脚脖子上戴着一个纤细的脚链,这双脚简直太美了,而大约5厘米的鞋跟衬托得这双脚更加完美。阿成感到血往上涌,下体有了变化,待这双脚走过去之后,他鬼使神差地站起来,跟在女孩的后面,这个女孩身高大约1.68米。下身穿着兰色毛边牛仔短裤,上身穿着白色无袖T恤,阿成边走边想这个女孩有多大年龄,长的怎么样,想到这,他急忙快走几步超过了女孩,接着装作不经意地回头看了一眼,天啊!真是太漂亮了,微微上翘的嘴角透着一种高贵气质,水汪汪的双眼令人不敢正视,年龄也绝不会超过20岁,
阿成大张着嘴半天合不拢,女孩似笑非笑地看了阿成一眼,阿成慌忙低下头,紧紧盯着女孩的脚,由于地上泥泞,女孩的脚趾和脚跟沾了些许泥点,阿成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尽力控制着自己,这时候女孩的脚趾似乎动了一下,阿成不敢再看,急忙扭过头去。女孩好象轻笑了一声,然后又向前走去,阿成迟疑了一下,但他实在无法控制自己,继续紧跟着女孩,过了一会,女孩进了公园,阿成也跟了进去。由于天有点晚了,公园里的人不是很多,走着走着,女孩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阿成立即装作若无其事地四处张望,女孩没有理会阿成,快速拐进了树林,阿成没敢马上跟进去,而是在外边等了一会才走进树林。
树林里显得有点暗,阿成在里边转了半天,也未看到女孩的踪影,正当他懊丧地转身准备向外走时,女孩正站在离他三步远的地方,笑吟吟地望着他,说道:“你跟着我干什么?”阿成羞的无地自容,红着脸低下头,不知说什么好。女孩接着说道:“既然不说话,我给你5秒钟时间,马上跪在我的面前。”话音刚落,阿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向前两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并把头伏在女孩的脚前,女孩咯咯笑着跨过他的头,走到约5米远的石凳旁坐了下来,说道:“爬过来。”声音虽然很轻,但对阿成来说犹如圣旨一般,阿成慌忙爬过去,把头伏在地上。女孩用脚挑起他的下巴,微笑着说:“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继父第一次见到我时,眼神几乎和你一样,而现在他已经是我的奴隶了,我母亲经常出差,所以我经常调教他,如果你今天表现好,我也许会考虑让你也做我的奴隶。”说完收回了脚。阿成连忙磕头说道:“我很想做您的奴隶,求求您收下我吧!”“那要看你的表现了,我的脚有点脏了,你该怎么做?”阿成说:“请您允许我为您舔干净吧。”女孩把左腿驾在右腿上,左脚伸到阿成的脸前,阿成用嘴咬住鞋跟轻轻脱下女孩的高根拖鞋放在地上,先伸出舌头舔着女孩的脚面,接着把脚底和脚跟仔仔细细的舔干净,在舔脚趾缝时,女孩调皮地用脚趾夹着阿成的舌头,阿成尽力迎合着她,把女孩逗的咯咯笑着,最后阿成把女孩的脚趾小心翼翼的含在自己的口中,感觉象是升上了天堂,他闭上了眼睛,女孩从他的嘴里抽出脚,阿成的头恋恋不舍地随着向前移动,女孩穿上拖鞋一脚踢开他,阿成大吃一惊,慌忙爬回女孩的脚前不停的磕头,女孩没有理他,又把右腿驾在左腿上,阿成又把女孩的右脚舔的干干净净,两只脚都舔完后,女孩笑着说:“我的鞋也脏了,快点把它舔干净。”阿成向前爬了两步,躺在女孩脚下,女孩一只脚踩着他的胸脯,另一只踩在他的脸上,并不停地移动,阿成伸出舌头舔着鞋底,把舔下来的泥土都吞入自己的口中,大约用了一个小时,阿成才把女孩的两只鞋舔干净,女孩看了看很满意,用鞋跟扎着阿成的脸说:“表现还可以,从今天开始,我正式收你为奴了,我叫蓉儿,以后你就叫我蓉女王吧。”阿成激动万分,颤抖着说:“多谢蓉女王,奴才感到万分荣幸。”“好了,现在我想回家了,你把我驮到外边的柏油路上。”说完抬起脚,虽然现在天有点黑了,但外边偶尔还有人经过,阿成感到有些为难。就在他正迟疑时,蓉儿双脚又踩在他的身上站了起来,尖细的鞋跟扎的他直咧嘴,蓉儿抬起左脚,将鞋跟插入阿成的嘴里,同时将身体的重心移到了左脚上,阿成痛苦万分,双手在空中无助地乱抓,蓉儿左脚的鞋跟在阿成的嘴里扭动了几下,阿成的嘴角流出了血,蓉儿重新坐回石凳上厉声说道:“刚开始就敢违抗我的命令,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说着,抬脚踹在阿成的脸上,“翻过身去!”阿成不敢怠慢,慌忙翻过身,蓉儿站在他的背上,阿成用力撑起身,向树林外边爬去。
阿成驮着蓉儿爬到树林外的柏油路上后,缓缓的伏在地上,蓉儿从他的身上走下来,阿成抬头四处张望,还好没有人经过。在他暗自庆幸时,蓉儿抬脚把他踢翻在地上,并踏住了他的脸,笑着说:“你是不是怕别人看见?”阿成说:“蓉女王,奴才不敢了,饶了我吧。“
饶了你可以,不过以后不许违背我的命令,不论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记住了吗?”“蓉女王,奴才记住了。”蓉儿抬起脚,示意阿成跪起来,阿成跪在地上,将头伏在蓉儿脚前。蓉儿拿起挂在脖子上小手机,在阿成的头上踢了一下,说道:“把你的电话告诉我。“
阿成急忙说出自己的电话和手机号,蓉儿在手机上按了一会,歪着头说:“ 给你起个什么名字呢?我家里的奴隶叫斑斑,这样吧,你就叫欢欢吧。”
阿成磕头说道:“多谢蓉女王赐名,奴才感激不尽。”“以后要随叫随到,如果敢违抗我的命令,我饶不了你。”说完就向公园外边走去,阿成伏在地上,直到确信蓉儿已经走远才爬起来,快速地奔回家。
进了家门后,阿成脱下衣服放在地板上,跪在旁边舔着衣服上的泥土,回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下体有了明显的变化,他急忙脱光所有的衣服,赤身裸体地躺在地板上,用手抓住了坚硬的****,最后他的嘴里含着蓉儿鞋底上泥土,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声,精液狂泻而出,这一夜,阿成射了两次才沉沉地睡去。
更多精品就在爱丝人!请您常来看看!粤ICP备060815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