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娱乐八卦 | 美腿丝袜 | 恋足文章 | 美腿视频 | 下载专区 | 
果园、美女、小鸟、丝袜
      苹果成熟的季节,来到农家的果园里采摘苹果,虽然价格比平时在超市和市场上要贵许多,但是在这里可以自己挑选、自己摘,保证果实的新鲜。最主要的还是为了一种体验,一种乐趣。
    那个星期日天气晴朗,秋风宜人,远远望去,青山白云、绿树田野,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果园的主人坐在果园的柴扉前面,收了我五十元钱,发给我一只小篮子,说我可以进去摘一篮子苹果。我提着篮子刚刚进去,忽然从果园柴扉那边传来一串清脆动听的娇笑声。回头一看,见两位十八九岁的漂亮姑娘正在掏钱给果园主人。这两位姑娘都是一袭白衫,一个穿着绿色的短裙,另一个穿的是黑色的短裙。两人都穿了肉色的丝袜,脚上蹬着高跟凉鞋。就在我痴痴迷迷地发呆的时候,两位姑娘已经从我面前走过去了,一股神秘的幽香令我心潮激荡。
    我不会放过这个欣赏美腿玉足的机会,所以就远远地跟着她们。果园里枝条扶苏,两位姑娘到也没有发觉有人跟踪。她们一边摘苹果,一边呢喃着什么,不时发出动人的笑声。我也没有心情挑选苹果,胡乱的摘了几只塞进篮子里,眼睛几乎就没有离开过那两双挺拔诱人的美腿和两双秀美的玉足。正在这时候天空中突然响起了一阵凄凄惨惨的鸟叫声,紧接着一只小鸟掉落在地上。小鸟的一只翅膀耷拉着,显然是受伤了。落到地上以后极力想再次飞向天空,但是却只是在地上团团转动,无能为力。
    小鸟发出绝望的叫声,两个姑娘围着小鸟蹲了下来。那绿裙姑娘双手将小鸟捧起来,问道:“小鸟,你怎么了?谁把你打成这样?你妈妈呢?”听着这温柔天真的声音,我都要醉倒在果园中。我敢说这是我听到的最温柔、最富有同情心的声音了。
    黑裙姑娘说:“你把它放到地上,看它还会不会飞?”
    绿裙姑娘就把小鸟放到地上,小鸟一边叫着一边在地上蹒跚,最后跳到绿裙姑娘的脚面上,可怜巴巴地将头付在姑娘的脚上。这时候我都有点羡慕和嫉妒小鸟了,心想我要是那只小鸟该有多好,这样就可以近距离地亲吻姑娘的丝袜脚,闻到那美妙的味道了。两个姑娘抚弄了一会,发现小鸟飞不起来,就把它放到果篮里,继续采摘苹果。
    突然黑裙姑娘叫道:“你看,那只苹果多大呀。”
    绿裙姑娘顺着黑裙姑娘的手势一看,也叫了起来:“是呀是呀,好大呀。”
    我也看到了那只苹果,挂在高枝之上,个头很大,红艳艳的十分可爱。可是那苹果太高了,显然伸手不可及。绿裙姑娘叹了一口气说:“算了,太高了,摘不到。”
    黑裙姑娘说:“我爬到这个树杈上就摘到了。”说着就脱下高跟鞋往树杈上爬。看到姑娘爬树的时候那屈起的脚趾,我目不转睛,因为可以更清楚地欣赏姑娘的秀足了。黑裙姑娘把那只大苹果摘到了,开心地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下树。但是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有一截不起眼的枯枝挂在姑娘的丝袜上,在姑娘往下一跳的时候,“嗤”的一声,挂开了一条足有几公分长的口子。绿裙姑娘连忙弯下身观察黑裙姑娘的腿,问道:“怎么样?疼不疼?”
    黑裙姑娘看了看自己的腿说:“还好,没有挂破皮。”
    但是显然黑裙姑娘的丝袜再也不能穿了,你能想像一个美丽的姑娘穿着一双破了口子的丝袜吗?黑裙姑娘将手伸到裙子里,慢慢地往下卷,把一只丝袜卷了下来,随手抛到树下。接着又把另一只也脱了,又抛到了树下。没穿丝袜的黑裙姑娘的双腿发出象牙般洁白的光泽,依然修长挺拔,但在我的感觉上总觉得比不上穿丝袜的时候那样迷人,那样令人神往。看着树下被姑娘遗弃的丝袜,我紧张地大气也不敢喘一口,盼望着两个姑娘快快离开。终于姑娘在我的期盼之下慢慢的摘着果子往前走了。我心跳着奔过去,一把将那两只尚带着姑娘体温的丝袜抓在手里。
    接下来的动作自然是迫不及待地要闻一闻。也许是姑娘穿着袜子走了许多路的原因,那袜子的味道十分地重,汗酸味夹杂着神秘的体香。这样的味道是我一贯的追求,让我深陷其中,我醉了,我沉迷了,我忘记了今时何时,此处何处,忘我地亲吻着那双丝袜。突然我眼前响起一声清脆的笑声,一下子把我从痴迷中拉了回来,同时把我送到尴尬的境地里。
    眼前,站着黑裙和绿裙姑娘。黑裙姑娘弯眉细目,表情温柔可人,此时正用一双不解的眼神看着我,满面绯红。绿裙姑娘唇红齿白,脸颊上有一对深深的酒涡。星目顾盼有神,脸上闪着恶作剧般地坏笑。凭直觉,我觉得绿裙姑娘不是好对付的。
    “喂,你是谁?为什么拿别人的东西?”绿裙姑娘问道。
    这时候我也只好强词夺理了,我说:“我是拣的,又不知道是你们的。”
    绿裙姑娘又问:“那你为什么拿了那东西要又闻又咬的?”
    我说:“我既然是拣的,想闻就闻,想咬就咬,这是我的自由。”
    绿裙姑娘“咦”了一声,好像没有料到我会和他针锋相对。她说:“你做这样丢人的事情好像还有理了,我问你,为什么跟踪我们,以为我们不知道?”
我说:“我又没有跟踪你们,这个果园又不是你家开的,我愿意到那里摘就到那里摘。”
绿裙姑娘说:“你看看你才摘了几个苹果,而且摘下来的苹果个头都这样小,都这样青,根本没有成熟。”
    我说:“我愿意吃这样的苹果,我愿意品尝苹果的青涩,难道不行吗?”
    绿裙姑娘说:“我还没见到象你这样不讲理的男人,要不我们找人评评理?”
    其实我可不愿意找人评什么是非,但我还是要嘴硬一下,我说:“找人就找人。”
    这时候那个黑裙姑娘拉了拉绿裙姑娘说:“算了,我们走吧。”
    绿裙姑娘说:“不行,我要跟他把你的丝袜要回来,谁知道他拿了会怎样?”说到这里,伸出一只修长的、白白的小手说:“拿来。”
    这一招到是我最怕的,如果姑娘坚持要把实物要回去,我没有任何理由不物归原主。我说:“你们丢都丢了,还要回去干什么?”
    绿裙姑娘说:“我们要回去丢到垃圾箱里,也不会让你拿去又闻又咬的。”
    这时候我觉得应该投降了,我说:“小姐,都是我不对了行不行?我向你们赔礼道歉了。”说着,向她们象征性的鞠了一躬。
    绿裙姑娘的脸色立刻缓和下来,问道:“那你告诉我们,你拿了这双丝袜回去有什么用处?”
我说:“你都看到了,就象刚才那样。”
    绿裙姑娘问:“你为什么要那样?”
    我说:“因为上面有美丽姑娘的味道,我喜欢这种味道。”
    绿裙姑娘说:“真是怪人,那种味道很好闻吗?”
我点了点头。
    绿裙姑娘和黑裙姑娘都笑了起来,虽然我有点难堪,但是气氛开始变的缓和了。绿裙姑娘说:“你们男人就是贱,今天我算是领教了。”
    黑裙姑娘说:“大哥,那袜子那样脏,你还是扔了算了。”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娇羞欲滴,动人之至。
    我说:“我不会扔,我会好好珍藏的。”
    绿裙姑娘对黑裙姑娘说:“你看你多幸运,有人珍藏着你的脚味,而且还又闻又舔的。”
    我说:“要不把你的也给我,我可以拿钱买你的。”
    绿裙姑娘冲我一瞪眼,吓了我一跳。她说:“你想的到美。不过给你个机会,怎么样?”
    我说:“如果有这样的机会,上刀山下火海我都干。”
绿裙姑娘从篮子里小心翼翼地把那只受伤的小鸟捧了出来,说:“这是一只可怜的小鸟,还是国家二级保护的小鸟。现在它受伤了,你把它带回家好好喂养。等它伤好了再放回大自然,能做到不能?”
我说:“这根本不是国家二级保护的小鸟,只是一只普通的家雀。”
    绿裙姑娘说:“就算不是国家保护的小鸟,但都是一条生命。难道同样是小鸟,生命还有贵贱之分吗?”
    我连忙点头表示赞同她的观点,说:“我愿意给小鸟治伤,并保证将来让它返回青天。”
    绿裙姑娘摸了摸小鸟的头说:“鸟呀鸟呀,我生活的环境没有办法喂养你,现在我把你送到好心人的手里,祝你好运。”一边把小鸟往我手里递,一边笑着说:“小鸟,叫爸爸呀。”
我接过小鸟问道:“那我把小鸟养好后有什么奖励?”
    绿裙姑娘说:“做好心人还要图回报吗?”想了想又说:“你不是喜欢丝袜吗?要是你完成了我的托付,那我也给你一双丝袜。我给你新的,你看这双都破了,”
    我说:“我可不要新的,我要你穿过的。”
    绿裙姑娘说:“好好好。”摸出手机来问道:“你的手机号是多少?”
我告诉了她,她打了我一下手机,说:“这是我的号,记清楚了,小鸟要放飞的那天打手机通知我。不过平时不要打我的手机,如果你打了,那我的承诺就不作数了。”
我连忙答应了。

    回到家里我买了一只非常好的鸟笼,精心地喂养着小鸟。一晃二十多天过去了,我肯定整天在笼子里上蹿下跳的小鸟已经完全康复了。那天上午我拨打了那个我一直想打,但却一直没敢打的号码。电话一拨就拨通了,那个令我魂牵梦绕的声音在里面欢快地问道:“大哥哥,是你吗?”
    我说:“是我呀。”
    她又问道:“是那个喜欢女人丝袜的大哥哥吗?”
    我说是呀,她就在电话那边咯咯地笑。笑完了以后就问:“怎么,可以放鸟了吗?”
    我说是呀是呀,你来做个见证吧。她爽快地答应了,说约个地点吧。于是我就选了一家酒店,说到那里去,我顺便请她吃饭。她说好呀好呀,有请客的为什么不去?我说不要忘了许诺我的东西,她说放心吧不会忘的。
    中午我和绿裙姑娘、黑裙姑娘在那个饭店里碰面了。当然这一次她们的衣服已经变了,为了区分,还是这样叫着吧。一回生,两回熟,这一次我们见面就好像认识很久的朋友一样了。两个姑娘首先关心笼子里的小鸟,见到小鸟在笼子里那样欢实,都很高兴。我们约定吃过饭后就到郊区放飞小鸟。吃饭的时候黑裙姑娘小声问我:“大哥哥,那双丝袜你还保存着吗?”
我说:“那样珍贵的东西,我永远也舍不得扔。”
    一边吃饭,一边和两个姑娘谈丝袜,谈恋足,她们似懂非懂地倾听,不过再也没有奚落我,那样的美妙的氛围令我终生难忘。
    吃过饭之后我们搭出租车来到了郊区,当我把鸟笼打开的时候,小鸟欢叫着飞了出去,很快就不见了踪影。两个姑娘象小孩一样拍手笑了起来。这时候绿裙姑娘和黑裙姑娘一同从衣兜里摸出用塑料袋包着的东西递给了我。黑裙姑娘说:“那一双都烂了,现在给你双好的。”
    绿裙姑娘说:“这是我俩跟你见面之前刚刚换下来的,味很大,臭死你。”说完后就笑个不停。
    我极力忍住了当着她们的面去闻一闻两双丝袜的冲动,一个劲地道谢。正当我们要往回走的时候,没有想到那只鸟又飞了回来,先是站在我的肩上,又跳到笼子上,最后居然从笼门钻了进去。绿裙姑娘说:“看吧,小鸟也恋旧的。”说着就把小鸟掏了出来,捧到手中往上一扬,说:“小鸟,飞吧飞吧,大自然才是你的家。”
    小鸟再次飞走了,但是这一次只飞了一圈,又钻到了笼子里。我们又试了一次,依然是这样。我说:“算了吧,看来它娇生惯养惯了,只怕离开鸟笼子连食也打不吃了。”
坐在出租车上,一贯嘻嘻哈哈的绿裙姑娘忽然变的那么安静,呆呆地盯着鸟笼,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两位姑娘,也不知道她们家在那里。绿裙姑娘的手机号也换了。正在我以为永远也见不到她们的时候,却在一个令我意外的场所邂逅相遇。
    那是自上次放鸟半年后的一天中午,我和几个朋友一起喝酒,喝的高兴后大家说找一家按摩院按摩一下,放松放松。这样我们就去了一家挺豪华的按摩院。一进门,就看到十几个花枝招展的小姐坐在大厅里。让我吃惊的是在这里我居然见到了绿裙姑娘和黑裙姑娘。她们也见到了我,两人都连忙低下头去。那一瞬间我的情绪很复杂,因为我认识她们的时候她们都那样素装淡抹,纯真可爱。我本来以为我得到了三双最珍贵的丝袜,可是没有想到她们会是按摩小姐。按摩小姐其实都出卖自己的肉体,所以要得到她们的原味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只要肯花钱。现在坐在我面前的绿裙姑娘和黑裙姑娘的脸上都画着夸张的妆,不再是我印象里的清雅少女。我想转身走开,又怕伤害了她们。正胡思乱想呢,同伴圈子扯起黑裙姑娘的手就要往房间里拉。这时候我看到黑裙姑娘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仿佛在征求我的意见一样。我连忙过去推开圈子,说:“我要这个小姐给我按摩。”圈子也没有生气,又去拉绿裙姑娘,这时候我看到绿裙姑娘也向我发来异样的目光,于是我说:“这个姑娘我也要了。”
    圈子恼了,好像要挥拳揍我一样。我没有理她,随着两个姑娘往里走去,撇下了身后朋友们的不解的、惊奇的目光。
    一进屋,绿裙姑娘首先说:“大哥哥,你会看不起我们了吧?”
    我说没有没有,我不是也来到了这种场合吗?我如果看不起你们,那不是五十步笑百步吗?”
我与两个MM进行了一场推心置腹的长谈。交谈中我知道她们姓赵,是两姐妹。黑裙姑娘是姐姐,二十岁。绿裙姑娘是妹妹,十八岁。两人都是从几百里地外农村过来的。去年姐妹俩都考上了大学,可是家里根本供不起她们。我说现在不是有希望工程吗?她们说困难的学生太多了,希望工程不过是杯水车薪,根本指望不上。于是两人决定到城里打工,赚足了钱再复读。可是到了城里以后,灯红酒绿的生活,以及无休无止的出卖自己,令她们都麻木了,陷在温柔窝中无力自拔。起初两人想赚够钱再复读再高考的想法,几乎都烟消云散了。妹妹说:“大哥哥,那天放飞小鸟的时候,对我的触动很大。连小鸟在安逸的窝中呆久了都不愿意飞往大自然自食其力了,何况我们惯于享受生活的人呢?所以我和姐姐商量我们再也不能在这里干了,这几天我们就要回家去了。”
    我说:“小妹妹,你们的选择我非常赞同,毕竟靠这个吃饭不是长久之计,人一生几十年,美貌的时光一闪而过。以后的路还长,要得到幸福的未来还要靠自己的实实在在的付出。”
    妹妹说:“大哥,我就说你是个好人,说实话这一年多来我们经历的男人也不少了,什么样的人都有。真正能作为朋友回忆的,也就是你了。”
    我说:“谢谢了,你们不说我贱就行了。”
    妹妹说:“那都是你的爱好,只要不妨碍别人,那也没有什么。再说,人,谁能没有隐私呢?回到家乡,没人知道我们干过这个,永远也不想让家乡的人知道。”
    那天我同时闻舔了姐妹俩的秀足,那感觉真好。没有让她们按摩,也没有干其他出格的事情。临走给她们钱,姐妹俩死活不要。看到姐姐急得都要掉泪了,妹妹瞪着一双美丽的眼睛就要发火了,我只好作罢。
    出门后我又看了看那家按摩院,知道两姐妹只要在那里干一天,就要以她们年轻美丽的身体服侍那些讨厌的男人。我希望她们能真的走出泥淖,走向新的生活。她们脚下的生活道路其实还很宽敞,因为她们年轻,因为她们美丽,因为她们善良,因为她们有文化,因为她们还有一颗拥抱生活的心……
       
更多精品就在爱丝人!请您常来看看!粤ICP备06081517号